當前位置:首頁 >> 議政建言 >>正文內容
省政協經濟委員會:打造最優投資環境省、最低營商成本省、最佳政務服務省——擴大我省民營制造業有效投資
發布日期:2019年07月18日 來源:聯誼報   作者:省政協經濟委員會   字號:[][][]

編者按    民營制造業是我省民營經濟的核心組成部分,民營制造業投資的方向、力度和預期,在很大程度上代表我省民營經濟的活力和未來。近期,省政協經濟委會同省發展規劃研究院組成聯合課題組,深入杭州、紹興、衢州等地走訪企業,召開座談會,同時開展企業問卷調查,就當前我省民營制造業投資形勢進行分析研究,提出對策建議。


 

據聯誼報    

今年我省民營制造業投資現狀

今年以來,隨著黨中央和省委、省政府一系列穩企業政策措施加快落地,“三服務”活動扎實推進,全省民營制造業投資實現“開門紅”。一是增速較高。1~5月我省民營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6.4%,處于近五年高位,比同期民間投資增速高5.9個百分點,比2018年民間制造業投資增速高8.1個百分點。二是新動能投資較快。我省高新技術企業95%以上是民營企業,1~5月高新技術投資同比增速24.9%,分別比民間投資總體增速和民間制造業投資增速高出14.4個百分點和8.5個百分點。三是研發投入大幅增長。在我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,1~5月民營制造業企業研發投入同比增長25.8%,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重由上年同期1.76%提高到2.09%

需要特別關注的是,二季度以來,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,我省民營制造業投資增速從一季度的19.6%下降到1~4月的14%1~5月民營制造業投資小幅回升至16.4%,下階段我省民營制造業投資面臨較大下行壓力。分析當前我省民營制造業投資存在的困難,尚有擴大空間。一是投資準入仍有障礙。萬家企業問卷結果顯示,23.6%的民營企業在開展投資活動時仍然遇到附加條件或隱性歧視。二是投產盈利仍存困難。企業投資決策前預測有較高盈利回報,但實際情況是不少項目投產后卻陷入投資回報周期長、利潤比紙薄的困境。究其原因,在于市場環境不佳,有些領域惡性競爭嚴重, “劣幣驅逐良幣”;稅費成本仍然偏高,企業從增值稅率下調中得到的好處沒有想象的多;經營成本偏高,約4成民營制造業企業反映,能源、原材料價格波動加劇,提高了運營成本。三是擴產融資仍不通暢。調研中企業對“融資難融資貴”仍然呼聲強烈,但態度與以前不同。不少民營企業認識到,中小企業融資難是世界性難題,談絕對意義上的“難”和“貴”,意義不是很大,關鍵在于民營企業獲得的金融服務是不是按市場原則完成的。所以企業反映的融資問題更多集中在過度擔保、過度審核上。四是要素保障仍待加力。在資金保障之外,企業投資擴產還需要土地、能源、人力等要素保障,這也是我們在調研中多次聽到企業反映的難題。主要體現在用地保障難、能源保障難、人才保障難。五是破產退出仍受制約。快速實現市場出清,是市場經濟日臻成熟的一個重要標志,也是讓企業家盡快東山再起、輕裝上陣的重要一環。調研中有企業指出,雖然我國《破產法》已實施多年,但當前民營企業破產仍很困難,阻礙了再投資活動。對要破產的企業來說,最大資產一般就是土地和廠房,但是在現行破產涉稅制度下,土地和房產增值的大部分要繳納土地稅,造成各類債權方沖突尖銳,嚴重制約破產重整制度的企業拯救功能。對于關聯企業來說,與自身有經濟關系、經營不善的企業不能及時破產,給自身發展造成了很大壓力。

擴大我省民營制造業有效投資的對策建議

打造最優投資環境省。要優化產業配套。建議對我省數字經濟、高端制造等領域龍頭骨干企業進行一次摸底排查,梳理目前尚不能實施進口替代的關鍵元件。在此基礎上,研究提出我省“卡脖子”元件的產業發展圖和全球招商圖,積極營造條件幫助民營企業“以民引外、民外合璧”,在產業的本地配套和備份生產中擴大制造業有效投資。要放寬市場準入,優化市場退出。我省可全面實施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,對清單以外的行業、領域、業務等,各類市場主體均可依法平等進入,不以任何形式設置附加條件、歧視性條款和準入門檻。同時,加快復制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三地破產法庭實踐,優化企業破產注銷程序,提升破產審判質效。要加大招才引智力度。抓住海外科學家回國潮機遇,借鑒上海、深圳等地在短缺人才個人所得稅、外籍科學家“中國綠卡”等方面的探索實踐,實施更大力度的人才新政,打造長三角活躍強勁增長極。要健全知識產權保護體系。探索把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嵌入地方產業,創新服務綜合體、產業園區等重要平臺,強化知識產權保護能力建設。加大知識產權司法保護能力建設,全力爭取盡早設立杭州知識產權法院和溫州知識產權法庭,全面推進在全省11個設區市建設知識產權訴調中心。

打造最低營商成本省。要不折不扣落實中央減稅降費政策。以“確保各行業稅負‘只減不增’”為導向,切實落實中央減稅政策。在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地方有一定調控權的政策工具上再加碼,努力做到“應享盡享”。出臺地方非稅收入清單,對自立名目的規費一律取消,探索降低合法規費收入標準。要跳出傳統思路降低企業融資成本。推廣臺州經驗,加快培育一批服務民營企業的金融專營機構。建設金融服務信用信息共享平臺,推廣銀稅合作模式,使金融機構能夠獲得更多可靠信息,提升金融服務的便捷高效水平。充分發揮金融科技優勢,清理政策障礙,加快實現傳統信貸與金融科技的標準連接、場景連接和業務連接。督促各類銀行抓緊實施小微企業信貸“增氧”計劃,積極推廣“無還本續貸”“搭橋資金”等地方融資創新。要進一步降低企業用地、用能成本。針對量大面廣的中小民營企業,每年切出一定比例新增建設用地指標,專門用于小微企業發展和小微企業園建設,同時加強小微企業園區租金管理。針對大企業大項目,允許企業分期繳納土地出讓金,允許彈性設定出讓年限或租讓結合方式供地。進一步推動售電側改革開放,擴大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范圍和規模,從根本上降低企業用電成本。要適當降低企業用工成本。在階段性降低職工醫療保險、養老保險負擔等方面再下功夫,支持地方臨時降低職工醫療保險費率,允許企業按照社會最低工資標準繳納養老保險。但應清醒認識到,隨著經濟發展,用工成本上升是必然趨勢,要鼓勵企業通過加快智能化改造、對外布局產業鏈低端環節等方式,多措并舉降低用工成本。

打造最佳政務服務省。要深入推進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。圍繞社會需求在“減”字上下功夫,對政務服務進行革命性流程再造。以公民為中心,推動“人生一件事”改革向全省延伸;以企業為中心,在確保投資項目全流程審批今年實現“最多90天”、明年實現“最多80天”的基礎上,將流程再造擴大到市場準入、要素配置和惠企政策溝通兌現等環節,進一步突破各部門的“孤島思維”。要加快建設適應市場監管的社會信用體系。以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為標識,依法依規建立權威、統一、可查詢的市場主體信用記錄,并依法互通共享。規范認定并設立市場主體信用“黑名單”,強化跨行業、跨領域、跨部門聯合懲戒,對失信主體依法依規懲治直至逐出市場。推進“互聯網+監管”,利用大數據等技術提高市場監管的及時性、精準性、有效性。要深化打造浙江特色親清政商關系。探索制定政商交往“正面清單”和“負面清單”,劃清“安全區”,消除黨政干部與企業家正常交往的后顧之憂。完善民營企業投訴渠道,建立全省統一協調、高效運作的受理民營企業投訴、舉報和維權工作體系。探索建立政商“雙向評價”激勵約束機制。民營企業對政府部門進行評價,將政務履約、守諾服務等納入企業的評價內容。同時,政府部門對民企進行評價,促進民營企業遵紀守法。

上一篇:顏瑤卿委員:著眼“三個提高” 樹立新的樣子 [ 2019-07-22 ]

下一篇:省政協經濟委員會:“旅游+”產業融合發展潛力巨大 [ 2019-07-18 ]

【關閉窗口】
体育彩票十一运夺金